长江有色金属网 > 资讯首页 > 评论分析 > 疫情严重冲击供给,花旗看好今年第四季度大宗商品价格

疫情严重冲击供给,花旗看好今年第四季度大宗商品价格

   来源:

根据花旗银行的研究,自六月以来,全球采矿业供应有所恢复,除动力煤外的采掘商品价格基本已经完成反弹,铜、铝、钢铁和炼焦煤等高成本行业基本恢复生产。

根据花旗银行的研究,自六月以来,全球采矿业供应有所恢复,除动力煤外的采掘商品价格基本已经完成反弹,铜、铝、钢铁和炼焦煤等高成本行业基本恢复生产。

虽然此前供给已有所恢复,但今年第四季度的供给风险相当严峻。主要的风险包括澳大利亚和东南亚地区的大雨、智利铜矿的罢工、以及部分地区冬季新冠疫情加剧引发的矿场停工。

另一方面,即使供给有所恢复,但今年大宗商品供应损失仍无法弥补,尤其是对铂系金属、煤、银和锌等,实物盈余仍处于一个紧张状态。

铂金的供应损失在金属中位居首位,今年全年供应量约减少10%左右。其次是锌,预估将损失1百万吨的供应,约等于全年供应量的7%以上。而白银的损失在6.8%左右。

大宗商品供应面临众多挑战,需求回升将超越供给增长

今年第四季度全球大宗商品供应将面临诸多挑战:

1、拉尼娜效应的到来导致澳大利亚和东南亚地区出现暴雨气候,中国也将面临一个寒冷的冬季,这使得冬季煤炭开采和运输变得尤为困难,尤其是海上动力煤和炼焦煤,同时中国的寒冷冬季使得北方,尤其是内蒙古地区的煤炭和有色金属开采困难加剧。

2、智利,坎德拉利亚铜矿工人正在罢工,同时埃斯孔迪达的罢工人数也在增加,并且短期内难以看到缓和迹象。

3、全球普遍认为,新冠病毒在冬季的转播将更为迅猛,一些国家或地区的感染率的升级将导致该地的矿场再次停产。其中压力最大的是硫酸镍和钯的产量,主要出产国俄罗斯当前是全球累计感染数排第四的国家,格外寒冷的冬季很有可能会使这个国家的感染率再次上升。

在接下来的6-12个月中,花旗银行对金属和大宗商品的价格持保守态度,并且预计疫情后的商品需求将超越供应量的增长,这将使得全球商品库存再一次减少。

如果没有出现重大影响使得供应出现大规模中断,基本金属和贵金属交易可能会继续基于在宏观经济和美国大选带来的波动。铁矿石和煤炭价格基本会按照来自中国的需求波动而变化。

图:2020年预计大宗商品供给损失

铜:矿石供给受损程度低于预期

就目前情况来看,铜矿的供给损失量低于花旗预测值的全年开采量的6.6%。当前铜矿出产大国智利,基本已经摆脱了疫情导致的停产风险,但劳资关系矛盾带来的罢工仍可能给未来的铜矿供给带来压力。

花旗目前确定智利全年将损失20.5万吨的铜矿供给,另外存在5.5万吨的,极有可能出现的供给损失,这些极有可能出现的损失基本来自于各个铜矿发生的劳资关系矛盾。

秘鲁铜精矿产量的极度疲软抵消了来自刚果、印度尼西亚以及智利在2020年的产量增长额,这使得全球铜矿产量共下降1%。

刚果铜矿产量在今年上半年同比增长5%、印尼产量同比增长18%、秘鲁则因疫情影响,全国范围内实施采矿禁令,上半年供给同比减少24.3万吨。

图:2020年上半年全球主要铜出口国产量

铝:供应损失较小,边际利润空间较大

受中国铝产量增长影响,全球铝产量在今年基本保持稳定,同时铝价反弹迅速,冶炼厂利润率迅速上升,刺激新项目建设加速。

今年前八个月,中国铝产量同比增长65万吨,同时花旗预测,2020-2021年初,中国将新增318万吨的铝冶炼产能,明年还将有190万吨的新增产能项目完工。

中国铝冶炼厂两位龙头,中国铝业和中国宏桥预计将实现铝年产量4500万吨的冶炼产能上线,虽然在过去的15年中,中国的铝一直处于供过于求的状态,但花旗认为,中国的需求将维持强劲增长。

力拓在新西兰的铝冶炼厂仍然在电价的影响下处于关闭状态;Aluar今年年初削减了50%的产能,当前正在缓慢恢复;Hydro的产能在过去的十年中都处于一个低水平状态,但当前计划在挪威的Husnes冶炼厂增产;美国的Intalco当前已经处于倒闭状态。

图:2020年全球主要铝出口国全年产量

锌:供应量将在2021-2022年持续反弹

锌矿的供应今年遭受巨大损失,今年全年预计将损失一百万吨,也就是全年供应量的7%以上,这个数字远高于其它金属损失的中位数4%。

由于当前锌的交易价格长期高于其边际成本,花旗认为锌矿在2021年开始的供应反弹通道将导致2021-2022年锌价表现不佳。这些供应反弹主要来自于此前由于锌价下跌而停产的矿场和冶炼厂。

镍:矿石供应紧张,支撑价格上行

花旗认为,镍损失最大的部分在于红土镍矿市场,矿石价格的上涨可能会在今年四季度造成镍生产成本提高,同时中国镍库存下降至关键水平,从而支撑LME镍价上行。

红土镍矿价格在10月达到LME镍价的50%,几乎逼近历史高位的55%,而八月底仅为35%。

动力煤:价格下行导致产量下降

根据花旗的测算,各大煤炭生产国均有不同程度的停产现象,同时还有劳工罢工以及价格下行导致的减产行为。这些因素使得海上动力煤全年供应量减少6%-7%,动力煤整体供应减少差不多也是这个数量。

其中哥伦比亚动力煤出口同比下降9百万吨,同时罢工于9月开始,可能持续到10月底。

煤炭价格下跌使得嘉能可减少了其在澳大利亚的煤矿产量,预计全年产量同比下降八百万吨。

印尼煤矿企业的利润率受价格影响下降,印尼动力煤出口在2020年上半年同比下降1400万吨,在煤炭价格大幅回升前可能会持续低迷。

由于煤价低迷和物流中短,今年前7个月俄罗斯煤炭出口同比下降12%,也就是13Mt,同时由于中国冬季煤炭取暖的需求不断增长,向远东地区的出口可能有所改善。

图:2020年上半年动力煤出口主要呈现缩减态势

炼焦煤:澳大利亚和北美的减产造成重大损失

海上炼焦煤的产量受澳大利亚运营事件和北美停产的影响,全年产量损失可能达到9%以上。未来主要供应商的产量将随现货需求的增长而增加,但澳大利亚收到拉尼娜效应带动的强降水影响,产量难以增加直到今年年底。

铁矿:淡水河谷供应恢复至3.1亿吨以上

花旗预计,2020年海运铁矿石市场供应损失将在3%左右,其中绝大部分损失来自巴西。但尽管今年上半年淡水河谷的产量严重下滑,但全年出货量仍有望达到3.1-3.3亿吨的水平,这使得巴西铁矿石出口可能创下2015年以来的最高水平,同比增长18.5%。

南非和伊朗受到禁运、美国制裁以及当地需求的增加影响,预计全年出口保持低迷;印度国内铁矿石需求大幅下降,导致年初至今的出口量增加。

钢铁:中国高炉逐步重启

花旗预计,中国现有钢厂的利用率将逐步提升,新建高炉不断开工,叠加此前因炼钢利润率较低而减产的高炉持续恢复生产影响,中国的钢铁产量将维持强劲增长。

而中国以外的钢铁产量虽在疫情期间遭受重创,但恢复势头较好,预期在今年年底恢复疫情前产能。

图:除中国外钢铁产量遭受重创

铂系金属:南非供应持续复苏

今年南非的铂系金属矿场遭受严重打击,尤其是钯金和铂金的亏损或将达到86.1万盎司和60.3盎司,分别相当于2019年全年供应量的10%和6%。Anglo American在今年上半年的铂金矿产量同比下降25%。

近期,铂系金属矿场已经开始呈现恢复态势,但南非铂系金属产能仍将减少10%左右。

有色金属 大宗商品

【免责声明】此文章仅供读者作为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出于传递给读者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在两周内来电或来函与长江有色金属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