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有色金属网>资讯首页>正文

增值税下调对有色价差影响的回顾

   来源:

结合上一年度的降税政策实施时间节点,市场多预测此次增值税减征可能会在5月实施,当时有色品种铜、铝、铅、锌、镍等品种的4-5月价差出现了扩大走势,日内出来的重磅信息降税政策4月1日开始实施,再次提振贸易商以及生产商购买现货的积极性。

  李克强:4月1日就要减增值税,5月1日就要降社保费率,全面推开。我看还没有其他办法比这种办法给企业带来的感受更公平、更有效。(新华网)

  此次两会,利好政策频出,市场对于企业降低增值税颇多期待,两会刚刚开始,增值税下降3个百分点的消息就传出来:制造业等行业税率由16%降至13%;交通运输业、建筑业等行业由10%降至9%;生产、生活性服务业6%一档保持不变,但是对生产、生活性服务业增加一些税收抵扣的配套措施,进行侧面减税。结合上一年度的降税政策实施时间节点,市场多预测此次增值税减征可能会在5月实施,当时有色品种、铝、铅、锌、镍等品种的4-5月价差出现了扩大走势,日内出来的重磅信息降税政策4月1日开始实施,再次提振贸易商以及生产商购买现货的积极性。

  一、下面我们来详解一下调减增值税对于市场价格以及市场行为理论上有哪些影响。

  首先明确一下增值税的定义:增值税征收通常包括生产、流通或消费过程中的各个环节,是基于增值额或价差为计税依据的中性税种,理论上包括农业各个产业领域(种植业、林业和畜牧业)、采矿业、制造业、建筑业、交通和商业服务业等,或者按原材料采购、生产制造、批发、零售与消费各个环节。

  增值税是以不含税价格计征税款,具体到有色产业,我们知道,有色现货市场报价以及期货盘面价格都是含税价格,那么增值税下降之后,不考虑其他因素影响,新的含税价格理论上是应该小于增值税调降前的报价,调整后含税报价=调整前含税报价/(1+调整前增值税税率)*(1+调整后增值税税率)。

  有色品种的现货市场参与者我们分为两大类,一是贸易商,二是生产者。增值税调降后对于这两类市场参与者的市场行为会有什么样的影响?

  举例说明:

  从贸易商角度来看,在降税前购买的商品将税后再销售,由于税率调降,其进项税高于销项税,也就是实际应缴纳增值税=销项税-进项税为负值,即其会通过这种操作赚的一部分利润,这在一定程度上刺激贸易商提前购买商品留作库存待新税政策实施后再进行销售,这就会造成现货市场集中采购,贸易商库存积压,远月抛压较大,期现以及近远月价差拉升。从生产商角度来看,降税造成的销项税减少,生产利润得到提升,生产商会推迟到新税政策实施后再进行销售,这在一定程度上对新税政实施后的价格带来压力。结合生产商以及贸易商对于降税前后的操作行为分析,我们看到,现货升水有扩大或者说降税前的近月合约支撑较强,远期价格承压较大,近远月价差扩大。

  贸易商:

  例:某贸易商税率调整前购进一批,合同约定含税价格为50000元。

  那么此贸易商的进项税50000/1.16*16%=6897元,

  如果税率降至13%后进行销售,

  其销项税为(50000/1.16*1.13)/1.13*13%=5603元

  此贸易商通过调整出货时间获得利润为6897-5603=1294元

  生产商企业:

  例:某生产商销售一批,合同约定含税价格为50000元。

  新税政策实施前进行销售的销项税额为:50000/(1+16%)*16%=6897元

  如果税率降至13%后,

  此生产商的销项税额变成:(50000/1.16*1.13)/1.13*13%=5603元

  此生产商销项税减少6897-5603=1294元

  二、价差回顾

  (1)2018年增值税下调对有色价差的影响

  2018年3月28日宣布从5月1日期实施增值税率下调1%的政策,期货市场对此消息反应非常迅速,主要体现在1804-1805合约的基差变动上。

  整体看,在2018年宣布降税且确定降税政策实施之后,有色品种、铝、锌等均有不同程度的价差上移,cu04-cu05价差从-200变为200,由正向结构变为back结构,涨幅占到价格的近1%;现货升贴水也由贴水170元现为了升水265元。

  (2)2019年增值税下调对有色价差的影响

  2019年降税力度比2018年大,近远月价差变动变动幅度相较去年也有明显的增大。同时,我们看到由于在两会召开之初,降税消息传出后,市场对于降税时间节点的预期在5月,导致04合约与05合约价差有一波上行(如下图所示),3月15日宣布4月份降税政策实施后,二者价差再次回落至负值,回到contango结构,同时,03合约与04合约价差从100附近再次攀升,并攀升至1000元以上,基本反映了增值税下调的影响(参考第一部分的评估)。

  基于以上理论与近两年的实例来看,增值税降低对于隔月价差的影响主要集中在2个方面:

  1. 具体实施的时间点:2018年为5月1日起开始实施,2019年为4月1日起开始实施。导致的变化就是不同月份价差经历了大幅波动,如2019年3-4价差两度走强,4-5价差经历了先强后弱的大幅波动。

  2. 增值税降低的标准:降低的标准不同,导致的价差变化幅度存在很大的差异。

  回归2018、2019两年的降税前后价差走势,关注降税节点和力度,寻找安全边际下的期现或跨期正向套利收益。

有色金属

【免责声明】此文章仅供读者作为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出于传递给读者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在两周内来电或来函与长江有色金属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