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有色金属网>资讯首页>正文

美元走势暗示美国制造业就业将在今年保持疲弱

   来源:

Global Macro Monitor通过观察贸易加权美元指数(Trade-Weighted Dollar Index)相对于2014年以来制造业就业人数3个月变动的月度同比数据,发现一个非常有趣的结论:在过去58个月中,当美元价值的变动滞后9个月时,与制造业就业人数变化的3个月移动平均值的相关性为-0.74。这是一个相当紧密的相关关系。

  Global Macro Monitor通过观察贸易加权美元指数(Trade-Weighted Dollar Index)相对于2014年以来制造业就业人数3个月变动的月度同比数据,发现一个非常有趣的结论:在过去58个月中,当美元价值的变动滞后9个月时,与制造业就业人数变化的3个月移动平均值的相关性为-0.74。这是一个相当紧密的相关关系。

  从理论上讲,这是有道理的,因为制造商不会根据短期需求变化、相对价格变化或竞争力来改变招聘决策。美元持续走强一年,可能会刺激管理层改变生产和招聘决定,而这需要数月时间才能实现。

  在特朗普政府执政的前29个月里,美国经济创造了485,000个制造业就业岗位,而奥巴马政府执政的最后29个月创造了128,000个。然而,在奥巴马执政的最后29个月里,美元的贸易加权指数上升了21.1%,这对美国制造业和经济都是一个巨大的阻力。

  同样的美元指数在特朗普执政的前29个月里只上涨了0.4%,实际上在他执政的第一年就下跌了近10%,这对经济产生了推动。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自2018年1月的峰值以来,标准普尔500指数几乎没有什么变化。

  上周五的非农就业报告公布后,制造业就业人数月度变动的3个月移动平均水平从2018年11月和12月的每月2.5万降至略低于8万的水平。Global Macro Monitor认为,这在一定程度上是由于去年美元反弹的滞后效应。

  如果Global Macro Monitor的模型是稳健的,那么制造业就业应该在2020年1月之前保持疲软,因为2018年美元反弹的滞后效会逐渐显现出来。

美元 美国经济 PMI

【免责声明】此文章仅供读者作为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出于传递给读者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在两周内来电或来函与长江有色金属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