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有色金属网 > 资讯首页 > 行业要闻 > 业内警告称,澳大利亚铝业正在为生存而战

业内警告称,澳大利亚铝业正在为生存而战

   来源:

由于能源成本高企,澳大利亚的铝冶炼厂正被定价排除在全球市场之外,除非它们能找到降低电力成本的途径,否则将面临关闭。

一家国际生产机构的负责人表示,由于能源成本高企,澳大利亚的铝冶炼厂正被定价排除在全球市场之外,除非它们能找到降低电力成本的途径,否则将面临关闭。

这一警告发出之际,全球各地的冶炼厂正面临冠状病毒引发的需求下滑的压力,铝已成为伦敦表现最差的贱金属之一。据政府估计,截至2020年6月,澳大利亚铝产量超过150万吨,在全球排名第六。

“任何铝生产商都将非常认真地审视自己工厂的生存能力,”国际铝业协会(International Aluminal Institute)负责人Miles Prosser表示,“如果你看一下全球电价的比较——它们是衡量冶炼厂竞争力的关键因素——就会发现,澳大利亚目前处于非常高的水平。”

高电价提高了该国冶炼厂的成本。澳大利亚竞争监管机构在8月份的一份报告中指出,澳大利亚工业仍然在为天然气支付过高的价格,天然气是批发电价的主要驱动力,虽然价格在2020年有所回落,但下降幅度与全球液化天然气市场的更大跌幅不符。

美国铝业(Alcoa)在大流行爆发之前就开始考虑波特兰工厂的选择,在与政府签订的提供财政支持的四年协议明年到期后,该公司可能会关闭这家冶炼厂。力拓集团(Rio Tinto Group)旗下的三家冶炼厂,包括该国最大的Tomago冶炼厂,也同样面临着威胁,除非在力拓宣布关闭其在新西兰的Tiwai Point工厂后,经济状况有所好转。

Prosser说,政府干预以抑制电力价格或改善能源市场设计,是控制冶炼厂成本的选择之一。随着电网转型到更多地依赖间歇性的风能和太阳能,拥有像冶炼厂这样的能源消费者是有益的,他们可以根据供应的高峰和低谷迅速调整电力需求。

Prosser说,在一个低碳的世界里,由于其丰富的太阳能和风能资源,澳大利亚应该是制造铝成本最低的地方。他说,考虑到未来几十年铝的环保性,制造商可能会看好它的环保性。

“在很多方面,澳大利亚正在解决如何电网转型的挑战,可能比其他地方更早。如果他们的设置正确的话,那里是有机会的。”

译自:BLOOMBERG

铝业

【免责声明】此文章仅供读者作为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出于传递给读者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在两周内来电或来函与长江有色金属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