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有色金属网>资讯首页>正文

贸易和疫情为中国推动铁矿石安全增添了燃料

   来源:

与澳大利亚关系的恶化,以及巴西铁矿石供应的冲击,可能会重新激发中国降低对主要海外生产商依赖的雄心。铁矿石对中国庞大的钢铁行业至关重要。

据彭博新闻,与澳大利亚关系的恶化,以及巴西铁矿石供应的冲击,可能会重新激发中国降低对主要海外生产商依赖的雄心。铁矿石对中国庞大的钢铁行业至关重要。

长期以来,中国一直寻求使铁矿石来源多样化,以控制供应风险和价格波动。中国进口的铁矿石中,60%以上来自澳大利亚,20%左右来自巴西。淡水河谷公司(Vale SA)的业务中断导致铁矿石价格飙升,这一举措再次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此前,一场大坝灾难搅乱了市场,不到18个月,中澳之间的纠纷引发了有关铁矿石可能成为此次争端目标的猜测。

迈科期货(Maike Futures Co.)分析师表示,从长期角度看,中国肯定需要加快对海外铁矿石资产的投资。通过确保一个稳定的货源来源,减少短期供需缺口造成的价格波动。然而,从投资到全面投产将需要数年时间。

财新报道称,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秘书长上月呼吁钢铁企业联合开发海外大型铁矿石项目,或收购海外矿业公司的股份。

国家发改委表示,中国应提高国内产量,并通过更合理的定价机制支持与全球供应商的沟通。

中澳紧张关系升级,大宗商品已成为一个导火索。

有报道称,澳大利亚的铁矿石可能成为打击目标,不过考虑到此举会对中国经济造成负面影响,此举不会是首选。中国可能会从国内矿山或巴西和非洲寻求供应。

几十年来,中国一直承诺要实现铁矿石采购的多元化,已经有企业投资海外业务,其中包括中钢集团与力拓集团在澳大利亚的Channar矿山合资企业,以及首钢集团在秘鲁的Marcona项目。

将资产投入生产需要时间。中信集团在澳大利亚的Sino Iron项目开始发运铁矿石的时间比计划晚了约四年,该项目在长期财务可持续性方面仍面临挑战。

Wood Mackenzie的铁矿石和钢铁成本首席分析师Rohan Kendall称,长期来看,有可能取代部分澳大利亚铁矿石,但未开发的大型铁矿往往位于风险较高、欠发达和成本较高的国家。中国不会希望取代澳大利亚的铁矿石,而是希望在市场上制造额外的竞争。


Kendall表示,中国的雄心并不一定是要减少对进口的依赖,而是要减少从外国公司采购。

目前的焦点是几内亚,中国一些最大的国有企业即将获得开发西芒杜(Simandou)的许可。西芒杜是世界上最大的未开发铁矿。该项目分为四个区块,第1和第2区块由一个由中国和新加坡公司支持的财团控制,而第3和第4区块由力拓集团和中国铝业拥有。财新报道称,中国宝武和其他钢铁企业目前正在寻求收购中铝的股份。

除了将目光投向海外,中国还希望提高国内产量,尽管任何增产都可能需要很长时间,而且需要提高价格才能确保盈利能力。花旗大宗商品策略师Tracy Liao表示,税收优惠可能是吸引矿商的一个选择。

基准现货铁矿石价格今年以来上涨了8%,至每吨99美元左右。Woodmac的Kendall表示,这刺激了国内生产商增加产量,但一旦价格跌至70美元或更低,矿山就会关闭。澳大利亚主要矿商生产一吨铁矿石的价格不到15美元。

迈科期货表示,中国业务还面临环境监管和资源枯竭等不利因素。

增加废料的使用是降低铁矿石消耗的另一个选择。中国的钢铁厂主要使用高炉,这将废钢的使用量限制在投入的20%左右,不过从更长期来看,也存在转变的机会。

花旗分析师Liao表示, 10年后,中国废钢供应增加将改变铁矿石和废钢之间的成本动态,这将刺激生产商增加废钢的使用。

不过,中国不太可能在短期内摆脱对澳大利亚铁矿石的依赖。今年前五个月,澳大利亚在中国的购买量中占64%,高于上年同期的62%,而巴西的市场份额有所下降。

WoodMac的Kendall表示:“短期内,不可能取代澳大利亚铁矿石。这是两国之间的一种共生关系——任何贸易中断都将导致中国钢铁行业铁矿石短缺,意味着澳大利亚铁矿石无处可去,损害两国经济。”

铁矿石

【免责声明】此文章仅供读者作为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出于传递给读者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在两周内来电或来函与长江有色金属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