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有色金属网>资讯首页>正文

欧盟的工业战略正受到疫情的破坏

   来源:

对欧洲领导人来说,当务之急是如何阻止疫情破坏金属供应链,这是欧洲大陆保持工业大国形象的核心。

据路透社,德国锌生产商Metallwerk Dinslaken (MWD)刚刚宣布关闭。

这一消息没有引起伦敦金属交易所(LME)锌价的注意。

该公司规模太小,只有41名员工,年产量仅为2.5万吨,在全球1350万吨锌的海洋中只是沧海一粟。

该公司还是一家二次加工企业,负责将废金属重新转化为精炼金属,而以不透明著称的回收行业在锌的市场描述中并不占多大分量。

然而,像MWD这样的公司应该是欧盟(EU)新公布的产业战略的核心。

旨在到2050年实现气候中立的“欧洲绿色协议”(European Green Deal)将“需要安全的清洁能源和原材料供应”。

欧盟重新启动的“原材料计划”(raw materials initiative)非常强调回收利用的作用,认为这是减少该地区制造业对进口金属依赖的一种方式。

这些都无助于MWD,MWD正处于废料收集网络崩溃和产品需求崩溃之间。

疫情正在对欧洲剩余的金属生产能力造成越来越大的影响,尤其是在回收领域。

我们可能会看到全球金融危机的重演,全球金属冶炼产能大量转移到中国。

这不是欧洲领导人对其工业部门未来愿景的一部分。

欧洲新的资源行动主义是由电动汽车和锂、钴、镍等电池金属的梦想所激发的。

欧盟执委会副主席Maros Sefcovic在欧洲电池联盟的一次虚拟会议后表示:“我们在实现锂行业自给自足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

他说,目前有四个可持续开采项目正在进行,目标是到2025年满足欧洲电池行业80%的锂需求。

电池联盟可能还想考虑一下Recylex在德国业务的命运,这些业务刚刚被置于破产保护之下。

没有铅酸蓄电池,传统车辆都无法起动。即使是大多数电动汽车也需要一个基本的启动,照明和软件功能。

铅的超高回收率使其成为欧盟所推崇的循环经济材料。

然而,位于Nordenham的Weser-Metall铅冶炼厂自3月以来一直处于停产状态,它也受到了废料供应链断裂和需求及价格暴跌的双重打击。

凭借回收的铅酸电池,Nordenham年产能约10万吨,是欧洲最后几家大型铅业“城市矿商”之一。

这家法国公司提出的泛欧洲一体化供应链的概念可能会不复存在,就像Recylex德国分部的其他锌和铅回收组件一样。

在争抢未来原材料的过程中,欧洲可能会失去已经拥有的金属产能。

欧洲铝业(European Aluminum)表示:“应防止欧洲铝冶炼厂关闭。”

由80个成员国组成的欧洲铝业联盟在一封致欧盟委员会的公开信中警告称:“欧洲减产只会增加我们对主要进口产品的依赖,碳足迹也会显著增加。”

现在每个工业部门都有自己的辩护理由,欧洲铝业可以指出,它从未从上次金融危机中恢复过来。

十年前,由于铝价暴跌,许多冶炼厂关闭。但并不是所有的工厂都能恢复生产,2011年和2012年的第二波低价浪潮迫使另一轮更大规模的工厂倒闭。

欧洲铝冶炼厂2008年生产了460万吨金属。去年总量只有340万吨。

在与中国新一代大型冶炼厂的竞争中,成本较高的老牌企业往往举步维艰。

铝已被确定为欧洲领导人瞄准的绿色经济的关键材料。

世界银行(World Bank)发现,它对新能源开发和一种用于可再生清洁能源的金属都至关重要。

欧洲承受得起失去更多的铝冶炼厂吗?如果它这样做,它对进口的依赖只会增加。

2008年至2009年的全球金融危机加速了欧洲工业金属产能的空洞化。

欧洲失去的,中国得到。中国大规模的基础设施投资,推动了中国金属需求在过去10年的头几年迅速增长。

这反过来又加快了中国建设自己的冶炼厂网络的战略。

中国曾是全球最大的精炼金属买家。如今,中国已成为全球最大的金属原材料买家,以满足其庞大的生产能力。

目前,中国的一些金属产能以半成品形式(如铝板)或成品形式(如铅酸电池和空调机组)供应世界其他地区。

疫情造成了需求疲软和价格低廉的双重伤害,就像10年前伤害欧洲生产商一样。

这一次,如果出现类似的结果,欧洲的绿色和清洁工业革命甚至还没有开始,就会被打上一个大洞。

欧洲金属集团Eurometaux在5月14日致欧盟委员会的一封公开信中写道:“随着世界各地区以不同的速度开始复苏,欧洲对进口的依赖确实存在进一步增加的风险。”

“像中国这样正在复苏的经济体,在国内需求仍处于低位的情况下,将有充分理由过度供应全球市场或进行战略储备,”报告补充称。

它呼吁创造公平贸易条件,呼应了欧洲新产业战略的一个要点,即强调“基于规则的多边贸易体系”的重要性。

与中国在铝和钢铁生产方面的争端由来已久,短期内不太可能奇迹般地解决。

公平贸易可能还需等待。

对欧洲领导人来说,当务之急是如何阻止疫情破坏金属供应链,这是欧洲大陆保持工业大国形象的核心。
(这里表达的是作者路透社专栏作家Andy Home的观点)
(译自:mining.com)

工业 经济 铅业 锌业 铝业

【免责声明】此文章仅供读者作为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出于传递给读者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在两周内来电或来函与长江有色金属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