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有色金属网>资讯首页>正文

美联储对降息“松口” 缓解美国经济下行压力效果存疑

   来源:

在全球贸易局势日益紧张与美国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共振下,美联储不得不对降息“松口”。

  在全球贸易局势日益紧张与美国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共振下,美联储不得不对降息“松口”。

  近日,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表示,不知道全球贸易摩擦等近期事件何时能够解决,美联储正密切关注这些事件对美国经济前景的影响,并会采取适当行动维持经济扩张。

  在华尔街多数金融机构看来,鲍威尔这番表态无疑在向市场暗示“年内降息的可能性正在增加”。中金公司对此指出,鲍威尔这番表述的一大目的,就是阻断“美国经济下行风险加剧—金融条件收紧—需求转弱”的恶性循环。

  “不过,美联储降息举措能否扭转美国经济下行压力骤增的颓势,依然是未知数。”一位美国对冲基金经理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直言,随着特朗普采取一系列强硬贸易谈判措施导致全球贸易局势骤然紧张,大量美国企业正在冻结项目投资与员工招聘,加快收紧开支度过“经济寒冬”。

  “事实上,美联储年内启动降息周期,对提振经济的效应很可能不如2008年次贷危机爆发后。”Wrightson ICAP首席经济学家Lou Crandall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究其原因,就历史经验而言,美联储为了应对经济衰退,通常需要降息500个基点,如今美联储基准利率只有2.5%(250个基点),这意味着美联储需要将零利率维持更长时间,甚至在必要时采取负利率措施,导致美国经济面临较强的通缩压力;与此同时,2008年次贷危机爆发后,美联储采取QE措施提振经济,已将资产负债表从8000亿美元抬高至4.5万亿美元,即便过去两年美联储缩表将资产负债表降至4.08万亿美元,但其再次扩张资产负债表向市场释放资金流动性提振经济的效果已变得极其有限。

  美联储降息的“现实意义”

  面对美联储姗姗来迟的降息信号,多位美国经济学家坦言这不足以扭转美国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局面。

  美国前财政部长劳伦斯·萨默斯明确指出,在过去一年期间,美国名义GDP增速达到3.2%,但以收入衡量的国内生产总值 GDI(Gross Domestic Income)增速仅为1.8%,两者增速差值达到2008年次贷危机爆发以来的最高水准。

  “这意味着美国经济下行压力在一年前已经初露端倪,而美联储在过去一年没有采取降息举措,直接导致资本市场的不安,容易引发美股美债剧烈动荡,拖累美国经济进一步下滑。”他指出。

  在多位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看来,本周3个月期与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倒挂幅度达到2007年9月以来最大值-28个基点,足以表明资本市场的不安情绪正达到高峰,导致越来越多机构资金涌入10年期国债避险。

  “这或许是当前美联储不得不暗示降息的主要原因之一,毕竟3个月期美债收益率受美联储货币政策影响较大,降息信号有助于压低3个月期美债收益率,令3个月与10年期美债收益率倒挂幅度缩小,缓解市场对美国经济衰退的担忧情绪。”上述美国对冲基金经理分析说。但美联储暗示降息的另一个目的,是缓解美国信用紧缩状况提振经济。

  他向记者透露,近期他调研发现,越来越多美国大中型企业鉴于全球贸易局势紧张与美国经济下行压力增加,开始暂缓项目投资与员工招聘,而银行等金融机构也收紧信贷门槛“避险”,此举导致美国企业融资成本与融资难度日益抬高,比如部分企业垃圾债发行利率较同期国债利率高出逾200个基点,令美国企业进一步收紧项目投资步伐。

  “美联储不得不释放降息信号,通过降低企业信贷成本等方式缓解信用紧缩状况,促进企业更容易获得项目投资资金以提振经济。”他指出。但此举未必能起到预期效果,原因是在贸易局势紧张环境下,不少美国农场主、能源企业与制造企业担心产品销路受限,不大敢贸然投资增产,加之美国万亿美元基建计划因配套资金缺乏而无法顺利实施,进一步制约了企业借入信贷资金拓展业务的动力。

  道富环球顾问(State Street Global Advisors)宏观策略主管Tim Graf直言,目前美联储暗示降息的更现实意义,可能是避免美国企业债务“连锁性爆雷”。

  当前,美国企业债务占到GDP的比重,已经回到2008年次贷危机爆发时的水准。其中,BBB级企业债券(投资级债券中评级最低的债券)规模高达2.25万亿美元。

  EPFR Global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由于担心美国经济衰退令企业债务偿付风险骤增,5月以来投资美国BBB级等垃圾债的基金遭遇逾65亿美元资金外流,令这些企业发新债还旧债的操作风险骤增,容易出现垃圾债崩盘与企业偿付违约事件骤增风险。

  “为了避免这种极端状况出现,美联储此时暗示降息,有助于降低这些企业借新还旧的融资成本与融资条件,不至于出现大面积企业偿付违约事件,确保美国经济不至于剧烈动荡下滑。”Tim Graf指出。但是,此举只可能延缓美国企业债务风险爆发时间,未必能治标又治本。

  降息次数分歧引资产估值“混乱”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美联储暗示降息,金融市场与美联储围绕美联储年内降息次数正出现新的分歧。

  “目前,多数华尔街投资机构认为美联储年内降息次数可能只有一次,但芝加哥商业交易所(CME)的美国联邦基金利率期货交易数据则显示市场对美联储年内降息2次的预期接近50%。”Tim Graf指出。一旦金融市场与美联储针对降息次数产生不同看法,很可能导致金融市场各类资产估值的混乱。

  这种估值的混乱,主要表现在美股与美国企业债的定价层面。以美股为例,美国上市公司创纪录的回购规模令美股今年以来持续保持上涨态势,但需要注意的是,美股上市公司的巨额股票回购资金,主要来自杠杆信贷融资,若美联储如市场预期般降息两次,那么美股上市公司获得杠杆信贷融资回购股票的难度相对降低,由此可能导致美股在未来一段时间依然保持动荡上涨局面,反之美联储若降息一次,其结果是美股上市公司用于回购美股的杠杆融资额度骤降,未来美股动荡下跌的几率大幅上升。

  美国企业债同样面临类似的问题,若美联储降息力度较大,美国企业借新还旧的操作成本相对更低,有助于美国企业债依然保持“高收益、低风险”的局面,吸引资金重返这个市场淘金;反之多数投资机构会担心美国企业债券兑付违约风险增加,不得不加快赎回垃圾债投资基金份额,导致美国企业债与信贷市场崩盘几率增加。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我们可能正处在一个风险水平最高的信贷市场中。”太平洋(601099)投资管理公司(PIMCO)美国核心策略首席投资官Scott Mather表示,无论是规模、久期、信贷质量和流动性低下等维度,都证明美国信贷市场即将出现前所未见的崩盘。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目前金融市场与美联储围绕年内降息次数的分歧正悄然扩大,截至6月5日22时,最新的联邦基金期货暗示,美联储年底前降息75个基点(降息三次)的可能性接近64%,较一周前的14%大幅抬高50个百分点,甚至33%交易员认为美联储6月降息的可能性接近33%,较一周前的10%大涨23个百分点。

美联储 美国经济

【免责声明】此文章仅供读者作为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出于传递给读者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在两周内来电或来函与长江有色金属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