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有色金属网>资讯首页>正文

贸易摩擦“七伤拳”威力开始显现

   来源:

6月第一周刚刚开始,全球几大主要经济体前月的制造业指数已相继出炉。从数据来看,第二波下跌潮俨然已经开始蔓延。

  6月第一周刚刚开始,全球几大主要经济体前月的制造业指数已相继出炉。从数据来看,第二波下跌潮俨然已经开始蔓延。

  总体来看,全球制造业创下2012年以来最疲软表现,美国、欧元区、中国三个大型经济体制造业PMI 全线下滑;出口导向型经济体的新订单指数亦不及预期,德国、日本汽车出口情况不理想,韩国芯片出口也延续下跌趋势;亚洲小国新加坡也不能幸免。

  就在三个月前,全球制造业刚刚迎来一波集体下滑,当时摩根大通全球制造业PMI创下32个月以来最低点,主要国家当月环比几乎全部下滑。随着韩国出口、大宗价格跌幅持续收窄,经济出现阶段性企稳的迹象,但5月数据再次泼上了一盆冷水。

  彭博社援引摩根大通驻伦敦跨资产基本面策略主管John Normand指出,尽管全球贸易环境不确定性已经给资本市场带来了巨幅波动,但这似乎并没有体现出全部效果,未来制造业数据可能还会进一步疲软:

  在美国上调关税之前,经济数据就开始走弱,因此我们目前还没有看到贸易问题给经济带来的真正后果。

  亚洲:新加坡也加入萎缩队伍

  新加坡采购与物流管理学院(SIPMM)的最新数据显示,该国5月制造业PMI环比下滑0.4至49.9,这是该数据近三年来首次跌破荣枯线,同时也是继4月份之后再创两年来新低。

  对新加坡制造业PMI拖累最严重的分项数据是其中的电子产业PMI,该指标5月份跌至49.4,为连续第7个月萎缩。该领域的疲软甚至也拖累了新加坡一季度GDP增速创下10年来同期最慢。

  5月,亚洲第一大经济体的制造业也出现收缩。31日公布的中国官方制造业PMI数据回落至49.4,与去年末水平相当,此外该数据还是历史同月最低值。

  6月3日公布的财新制造业PMI为50.2,略高于荣枯线及市场预期值,但厂商乐观程度大打折扣,跌至2012年4月以来最低,担忧情绪主要来自于外部摩擦升级的可能性。

  同日公布的韩国5月汇丰制造业PMI数据也跌破了荣枯线,降至48.4。其中,新出口订单指数为连续第10个月萎缩,创2015年以来最长的萎缩持续期。

  更加值得注意的是有全球经济“金丝雀”之称的韩国出口数据,受芯片出口超过30%的降幅拖累,该指标在5月份同比下降9.4%,成为了智能手机需求疲软以及全球贸易环境恶化的“牺牲品”。

  日本情况也不容乐观,3日公布的5月制造业PMI报49.8,出口订单暴跌也是主要影响因素。今年至今,日本制造业仅在1月、4月录得微微扩张。市场对新车需求的疲软也正在打击汽车制造商。

  欧元区:略有好转,但前景不佳

  具体来看,欧元区5月制造业PMI终值为47.7,德国为44.3,法国为50.6,三指标均符合预期且与前值持平。

  IHS Markit首席经济学家Chris Williamson表示,欧元区制造业PMI的收缩趋势表明该部门仍将是二季度继续拖累经济整体下行的因素。

  其中,欧洲经济“火车头”德国的制造业PMI指数仍接近2012年以来最低水平,但产出和新订单的下降速度有所放缓。

  Williamson指出,企业正在削减支出与减少招聘,由于制造商受到需求下滑的影响,制造业的投入购买、库存和就业都在下降。

  美国:增长放缓更为明显

  IHS Markit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美国5月Markit制造业PMI 终值为50.5,创2009年9月份以来新低,产出分项指数终值创2016年6月份以来新低,新订单分项指数终值自2009年8月份以来首次陷入萎缩区间。

  与此同时,美国供应管理协会(ISM)公布的制造业PMI显示,美国制造业仍在扩张但幅度放缓,波动情况严重。该指标在5月录得52.1,重新跌回特朗普胜选总统之前的位置。

  彭博社评论称,近期不少数据均在暗示“美国制造业的根基正在动摇”。

  国盛固收分析师指出,从中国制造业的出口订单和进口两个分项、美国制造业PMI 、以及全球大宗商品价格指数来看,全球贸易很可能从5月开始迎来新一轮的跌幅扩大过程。近期海外债市收益率下行,股市回调,很可能就是在反映这个过程。

  正如安联首席经济顾问Mohamed El-Erian在接受CNBC采访时所提到的,目前经济前景更加脆弱,市场技术面也更加脆弱,混乱局面从市场向经济蔓延的风险更高。贸易战的效果也不仅仅体现在市场价格上,更为严峻的是,后续反应很可能正在向全球经济蔓延。

贸易摩擦 全球经济数据

【免责声明】此文章仅供读者作为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出于传递给读者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在两周内来电或来函与长江有色金属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