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有色金属网>资讯首页>正文

红利耗尽之后 属于科技的时代真的已经结束了吗?

   来源:

FAANG市盈率在过去两年中暴跌逾六成,科技股已经不再特殊,龙头产品销量见顶,科技似乎已经因征服世界而消亡。但也有人认为,这只是初始阶段的终结,科技公司未来的发展方向是成为电子零售商。

从《谁在杀死腾讯》到《谁杀死了ofo》,再到《搜索引擎百度已死》,中国民众已经在新媒体平台上见证了国内许多科技公司的“死去”。如今,在大洋彼岸也有人发出了相似的声音:科技股已经不复存在。

犹记得去年9月28日,华尔街进行了自1999年以来最重大的行业分类调整,标普500指数将原有电信板块重新命名为通信服务板块,并将其中16只非必需消费品板块股票和6只科技板块转股票移至这个新类别。

此后,“FAANG”型股(Facebook、苹果、亚马逊、奈飞、谷歌母公司Alphabet),仅剩苹果一家继续留在标普信息科技板块。由此,所谓的科技股规模大幅缩水,抹去23%的市值。

摩根大通去年年底的研报还曾指出,科技股的股价溢价目前正处于历史最低水平之一,FAANG市盈率在过去两年中暴跌了60%以上。

站在这个角度上,科技股已被这横来一刀给“砍死了”。但金融服务公司INTL FCStone宏观策略师Vincent Deluard的发现更为本质:在当前这个科技无处不在的时代,科技股的概念本就已经过时了。

在展望2019年时,Deluard直言:“随着行业分类调整而来的投资组合调整可能已经破坏了市场的平衡,但我认为更为重要的后果应该是,公众开始承认科技股已经不再特殊了。

当科技无处不在,科技板块就不复存在。如果科技板块不复存在,它的溢价也就不再合理

按预期市盈率来看,纳斯达克100指数相对于标普500指数的溢价已经缩减至16%。

Deluard进一步提出了颇为犀利的反问:

我预计这一现象还将在2019年继续持续下去:

流媒体巨头Netflix和跨国媒体巨头华特迪士尼公司都利用科技来讲故事,为什么前者市盈率为88倍,后者却只有15倍?

新能源汽车巨头特斯拉和传统汽车巨头宝马都用电池技术来为豪车提供动力,为什么前者预期市盈率为42倍,后者的往绩市盈率为5.6倍呢?

《大西洋月刊》将上述问题总结为一句话:随着Netflix引领全球向流媒体转变,特斯拉也加速了车企电力化的进程,科技也就因征服世界而消亡。

此外,全球最大的科技巨头已经吃尽了主要市场的红利——苹果与三星的智能手机销量似乎已经见顶,两家公司或均进入了行业稳定期;Facebook和谷歌已经成长为数字广告霸主,但美国总体广告支出历来平均不超过GDP的3%。

那么问题来了:“在一个没有增长的行业,公司如何才能永远增长下去?”《大西洋月刊》给出的答案也很简单:别增长了。

上述媒体指出,在注意力经济(一种管理信息的方法,它将人类的注意力作为一种稀缺的资源并且运用经济学理论解决各种各样的信息管理问题)当中或许存在马尔萨斯陷阱——政治经济学家托马斯·罗伯特·马尔萨斯认为对大部分人类历史来说,收入停滞的原因是因为技术的进步与发现仅仅造成人口的增加而没有提高人类的生活水平。最终,收入增长将与人口和人类非睡眠时间的自然限制相冲突。

但纵观科技行业过去一年的表现,也有人表示科技股尚未走到尽头。美国私人风投公司Andreessen Horowitz合伙人Benedict Evans就认为,对于科技企业而言,现在只是来到了初始阶段的终结。

在这一阶段,科技公司大多解决的是人们的媒体需求——苹果和三星为媒体消费提供硬件平台,谷歌为信息搜索提供软件平台,Facebook则为媒体信息提供了交流平台。

但当科技将媒体蚕食完毕,为求饱腹就不得不选择啃食更为艰难、也更为广阔的市场——电子商务领域。这一领域光是在美国,规模就高达5000亿美元,而在中国、韩国等亚洲国家,民众线上零售支出则是美国的两倍多。

《大西洋月刊》指出,如果美国电商市场体量突然增长到亚洲国家的水平,在线零售巨头亚马逊怕不是要笑开了花——美国国内收入将增长近两倍。

如此巨大的机会面前,许多科技公司都希望向电子零售商的方向发展。纽约大学市场营销教授看到,诸如Amazon Prime之类包罗万象捆绑内容的订阅模式实在太为诱人,竞争对手无法忽视。

想象一下,耐克买下健身公司Equinox,再与一家健康食品集团合并,为健身爱好者打造卓越的一站式门户;

或是苹果的可穿戴设备部门与医疗及保险公司合作,成立数据医疗和设备业务,聚焦医疗支出。

迪士尼则可以利用流媒体服务对漫威、星球大战和动画中的迪士尼公主等IP进行无限的营销循环。

不过,想要达成这样的雄心壮志,不仅需要巨额资金,还需要对监管层进行艰苦的游说,同时也需要长期的反复试错。未来所要面对的挑战如此艰巨,或许这就是科技股市盈率暴跌所反映出的核心事实。

科技

【免责声明】此文章仅供读者作为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出于传递给读者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在两周内来电或来函与长江有色金属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