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有色金属网>资讯首页>正文

定向降准助力精准服务中小微企业

   来源:

3月13日,中国人民银行宣布定于3月16日实施普惠金融定向降准,对达到考核标准的银行定向降准0.5至1个百分点,同时对符合条件的股份制商业银行额外降准1个百分点,共释放长期资金5500亿元。下一步,我国货币政策应在保持稳健基调的同时更加灵活适度,加大对中小微企业的精准支持,提高金融服务疫情防控、复工复产和实体经济发展的质效。

    证券日报3月21日报道:3月13日,中国人民银行宣布定于3月16日实施普惠金融定向降准,对达到考核标准的银行定向降准0.5至1个百分点,同时对符合条件的股份制商业银行额外降准1个百分点,共释放长期资金5500亿元。下一步,我国货币政策应在保持稳健基调的同时更加灵活适度,加大对中小微企业的精准支持,提高金融服务疫情防控、复工复产和实体经济发展的质效。

  此前的3月11日,国务院常务会议要求,“抓紧出台普惠金融定向降准措施”。此次定向降准既符合预期,又出乎意料。从降准的实施和时间的选择看,定向降准是既有的政策延续,符合市场预期。2017年9月份,央行决定将小微企业和“三农”领域实施的定向降准政策拓展和优化为普惠金融定向降准,降准对象为大型银行、股份制银行、城商行、非县域农商行及外资银行。降准分为两档,对普惠金融领域贷款占比达到一定比例的商业银行给予0.5个百分点或1.5个百分点的准备金率优惠。2018年初,央行使用2017年年度数据,首次实施普惠金融定向降准。2019年1月份,央行将普惠金融定向降准考核标准调整为单户授信1000万元以下,扩大了覆盖范围。2020年是普惠金融定向降准第三次实施,如果没有疫情影响,降准落地可能会更早。对符合条件的银行继续实施普惠金融定向降准,兼顾主动推动和事后激励,有助于促进银行加大普惠金融领域信贷投放。降准节省银行资金成本,有助于推动中小微企业融资成本下降。在海外股市巨幅震荡之后,我国央行实施降准,还有助于安抚市场情绪,稳定金融市场。

  而对符合条件的股份制银行实施额外降准,是此次定向降准的特别之处。为什么对股份制银行额外实施定向降准呢?疫情暴发后,央行及时采取金融措施,支持银行精准服务疫情防控,但相关政策较少惠及股份制银行。如第一批3000亿元专项再贷款,未覆盖股份制银行;而第二批5000亿元再贷款、再贴现,主要针对城商行、农商行等中小银行。股份制银行既没有大型银行遍布全国的机构网点,也没有城商行、农商行扎根本地的地缘、人缘优势,负债压力及成本相对更大。所以,对股份制银行实施额外降准,定向释放长期低成本流动性,有助于鼓励其发挥市场化的体制机制优势,加大服务实体经济特别是中小微企业的力度。

  从存款准备金率政策本身看,此次降准有助于优化政策框架。2019年,央行通过对农商行、城商行实施定向降准,逐步优化“三档两优”存款准备金率政策框架。当年5月份,对聚焦当地、服务县域的中小银行实行较低的准备金率,惠及1000来家县域农商行;9月份,在全面降准的同时,额外对仅在省级行政区域内经营的城市商业银行定向降准1个百分点。由于2019年大型银行普惠金融领域贷款增长较快,此次普惠金融定向降准中,所有大型银行达到降准第二档,都得到1.5个百分点的准备金率优惠。因此,这次对股份制银行实施额外降准,是对“三档两优”存款准备金率政策框架的进一步优化,强化了对股份制银行的正向激励。

  3月16日凌晨,美联储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下调100个基点到0至0.25%的水平,这是美国半个月以来第二次降息。同时,美联储还推出7000亿美元量化宽松(QE)计划。这是美国为应对疫情冲击而采取的紧急措施,动作之大,十分罕见。当然,美国采取大幅度的宽松政策,更重要的是为了防止美国经济长期衰退。一段时间来,除美国之外,其他主要经济体也纷纷采取降息、QE等措施。据不完全统计,3月份以来,至少已有21个国家和地区降息29次。应该说,继2019年之后,全球“降息大赛”再一次开启。这在一定程度上有助于缓解人民币贬值和跨境资本流出的压力,为我国货币政策调整提供了宽松的外部环境。

  3月16日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反映投资、消费、工业运行状况的三大重要指标均创下两位数以上的降幅。当前,我国应综合运用多种货币政策工具,采取不同价格、数量、期限的组合,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使货币政策更加灵活适度。特别是要根据疫情变化、经济恢复、物价趋势等内外部因素变化,来进行更为灵活的调节。但我国应该坚持“以我为主”,对美国等发达经济体的宽松政策,保持应有的冷静态度。

  3月20日,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公布本月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其中1年期为4.05%,5年期以上为4.75%,均与上月保持不变。本月LPR未继续下降,略超市场预期,原因有三:第一,3月16日央行开展中期借贷便利(MLF)操作1000亿元,期限为1年,利率保持3.15%未变。LPR主要挂钩1年期MLF,MLF操作利率未变,因此LPR也未下行;第二,一段时间来央行通过专项再贷款等政策措施,引导银行业加大对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支持,贷款利率近期已有明显下降。如第一批专项再贷款资金支持的企业贷款,加上财政贴息,利率在1.6%以下;第三,疫情期间银行普遍通过优惠利率、减免利息等措施加大对企业和个人让利,在银行负债成本较大的情况下,这种非对称“降息”给银行盈利带来较大压力,从而使得LPR难以继续下行。

  总之,下一步,我国应根据内外部情况变化,继续采取公开市场操作、全面降准及定向降准等措施,并适时降低存款基准利率,使货币政策在稳增长、防风险、控通胀、调结构等多种目标中保持平衡。不过,我国货币政策总体上应保持定力,坚守稳健的基调,坚持不搞“大水漫灌”,推动宏观杠杆率保持基本稳定,防止通胀预期进一步发散。同时,应密切观察,内外兼顾,做好各项政策储备。

经济

【免责声明】此文章仅供读者作为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出于传递给读者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在两周内来电或来函与长江有色金属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