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有色金属网>资讯首页>正文

印度的有色金属工业

   来源:

静态分析印度的有色金属工业,我们可以发现相比较印度经济在世界的地位以及与中国的比较,其金属消费相对来说是较少的。

1、引子

2019年2月18日,印度最高法院推翻了绿色法庭关于Sterlite冶炼厂的复产决定,但给予Vedanta公司继续上诉的权利。目前,Vedanta公司已于近期上诉,该冶炼厂的最终命运还有待观察。

由于Sterlite冶炼厂的冶炼产能为40万吨,是印度几个主要的冶炼厂之一,其产量直接影响到印度的供需(印度的产量大于消费量,是传统的净出口国),因此,其关停直接导致印度转为净进口国,并影响了国际精矿市场。

为了更深入和广泛地分析印度市场,本文将简要探讨印度的有色金属工业。

2、印度在世界经济中的地位

目前全球GDP约80万亿美元,而中国及印度分别为12.2万亿和2.6万亿,印度经济在全球的比重约3.25%。

体量上看,中国经济增长自改革开放以来,已经持续约30年、而印度经济快速增长是在2000年以后,但是由于其基数较低,目前总量上,仅是中国的1/5。

比较中国、印度GDP,中国经济增长自1990年开始,持续快于印度,并于2015年达到印度的5.26倍。仅以2017年看,印度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约13.4%,而中国为43%,两者相比仅3.2,这说明印度经济增长开始加快,并有望在未来接替中国对全球经济产生重要影响。

3、静态看印度的有色金属工业

按照印度矿业部的分类,我们着重介绍印度的基本工业金属,即主要看、铝、铅锌等。

来看,印度矿资源较少(几乎全部依靠进口),国内生产主要体现为精冶炼部分,总产能约100万吨/年,为三家冶炼厂控制,列表如下。

由于2018年Vedanta旗下的Sterlite冶炼厂关停,预计2019财年[1]印度产量约50万吨;而根据印度商工部的数据,19财年印度精炼的进口预计在10万吨左右。因此,目前印度消费约60万吨规模,该数据与各机构给出的数字较为匹配。而从历史上看,印度是精净出口国(主要是出口至中国),因此,一旦Sterlite冶炼厂无法重启,2019年上半年全球精损失可能达10万吨。

从终端消费看,印度消费主要体现在电力、交通、家电、建筑等领域,与中国等国家的消费结构类似,但比例有差异,主要是电力领域消费比例较低,这与印度电力装机容量是有差异的。

印度电力装机容量高达3.2亿千瓦,约为中国的18%,跟印度与中国GDP的比例相接近,但印度消费仅为中国的5%,这说明印度电力耗主要集中在电气工程领域,而其电网耗并不大,可能跟其电网基建较慢有关,更深层次看,这与印度城市化进度偏慢、宗教、政治制度和国内市场不统一有关。

以铝来看,印度主要有5家冶炼厂,总产能约400万吨/年,列表如下。

印度2018财年铝产量约338万吨,而印度商工部数据显示,其铝出口量约230万吨,进口约230万吨[2]。如果剔除废铝进出口的影响,原生铝及铝材为净出口110万吨左右,推测其消费约230万吨,考虑废铝消费,消费约为340万吨。

可以发现,印度原生铝生产也是过剩的,且出口量较大。

以铅锌来看,印度主要有原生铅锌两家冶炼厂,以Vedanta为主,其锌冶炼产能约84万吨,铅冶炼产能约20万吨。印度锌冶炼产能为中国的15%,比例较大,这主要跟印度自身锌矿资源较为丰富有关,Vedanta在印度拥有世界级的锌矿,这保障了其冶炼产能扩张所需的资源。

此外,印度大部分区域均处于热带、亚热带,气候偏潮湿,实际镀锌消费也受到气候因素影响而增加。这一点,也可以从印度终端消费结构上看出,其镀锌消费占比约77%,超过世界平均水平(约50%,据ILZSG)。

不过其铅消费结构倒是类似于中国和其他国家,这说明铅酸蓄电池对铅消费的决定性影响也同样适用于印度市场,而考虑到印度汽车工业和储能要求,预计未来10年其消费仍将增长15%以上。

静态分析印度的有色金属工业,我们可以发现相比较印度经济在世界的地位以及与中国的比较,其金属消费相对来说是较少的。直接原因来看,可能跟其城市化及工业化进程有关,而相较于钢、铝、锌等金属来说,的消费是更少的(仅是中国的1/20),这可能跟其基础设施建设,尤其是电网建设还未大规模开展有关。

4、印度有色工业发展的潜力

通过印度几种大宗商品的人均消费与世界平均水平和中国消费水平的的横向比较看,印度各品种的消费均在世界平均水平及中国水平之下。

因为中国作为世界工厂,其消费中有很大一部分是为了满足其他国家的消费需求而存在的(即体现为中国的金属出口或制品出口),故而在当前条件下,印度消费增长将很难赶上中国;但即使与世界平均水平比较,印度的消费量也仅达到其20%左右。因此,从增长的角度考虑,印度商品市场的增长潜力不容忽视。

而纵向比较中、印两国几种大宗商品的消费增速,我们发现自1990年以来,中国各品种消费增长在大部分时间均快于印度,不过虽然印度增长慢于中国,但并未陷入停滞,且有迎头赶上的趋势。

简要分析中国的商品消费增长的成功经验,我们发现其与经济增长是同步的,即从偏宏观的供需两个关键因素看:技术革命(工业化)及对各行业的颠覆,带来了生产力的发展;而市场容量的扩充则带来了需求的增长,主要体现在中国的城镇化和全球化。这种偏宏观的供需同步增长,持续拉动了中国市场的商品需求,使得中国成为全球主要金属产品的最大消费国。

通过横向与纵向比较,我们发现印度有潜力成为商品消费的主要国家,但以中国经验来看,其工业化及城市化进度会是十分重要的影响因素。

目前来看,中国的城市化率以每年大于1%的速度提升,但印度的城市化速度每年仅不到0.5%;而从与商品消费的同步性比较来看,中国商品消费大幅增长(指数级)是在城市化率增加接近1%/年后才开始的,因此,印度如果想超越中国,成为商品消费的新引擎,还有很远的路要走。

[1]印度财年从4月1日开始,至来年的3月31日。

[2]其中未锻造的铝及废铝出口约170万吨,其他出口约60万吨;未锻造的铝及废铝进口约150万吨,其他约80万吨。

有色金属

【免责声明】此文章仅供读者作为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出于传递给读者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在两周内来电或来函与长江有色金属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