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有色金属网>资讯首页>正文

2020年债市易涨难跌

   来源:

在经济“稳速提质”的大环境下,预计2020年债市整体趋势偏强为主,但不排除某些阶段经济增速超预期导致的债市承压。2019年逆周期调节政策不断加码,有望在2020年的经济数据中有所体现。如果某个月份或季度数据普遍明显向好,就会在债市走强途中产生阻力。因此,期债回调风险来自经济增速阶段性超预期。

    期货日报1月14日报道:在经济“稳速提质”的大环境下,预计2020年债市整体趋势偏强为主,但不排除某些阶段经济增速超预期导致的债市承压。2019年逆周期调节政策不断加码,有望在2020年的经济数据中有所体现。如果某个月份或季度数据普遍明显向好,就会在债市走强途中产生阻力。因此,期债回调风险来自经济增速阶段性超预期。

    这里存在超预期的判断标准问题,市场预期的中国经济增速在什么水平?就目前来讲,市场对2020年经济增速的预期在6%左右。一方面因为这是最近公布的经济增速——2019年第三季度的经济增速,如果之后的经济增速高于6%,说明经济相对好转,市场情绪可能偏乐观。如果低于6%,说明经济增速继续下行,市场情绪则可能偏悲观。另一方面,从市场上来看关于“保6”的观点和争议也比较多,极易吸引资金的关注,突破这个整数关口可能会对市场心理和情绪产生影响。国内经济增速在6%上下徘徊时,期债容易产生较大幅度的振荡行情。

    经济增长预期可能随着时间推移进行调整,2020年全国“两会”是一个关键时点。我们预计2020年GDP增速,可能一季度5.9%,二季度6%,三季度6.1%,四季度5.9%,全年6%。对应到期债的行情,可能是随着预期的改变上下波动。如果以前政策的落实和改革的推进较好,年度GDP增速有望在6%—6.5%的区间上稳定下来,形成新的“L”型增长趋势的底部部分,但实现难度较大。如果政策在数据上的体现力度不及预期,经济增速数据仍然小幅回落,加上央行对市场利率下行的有力引导,利率易跌难涨。长期看来,这种情况发生的可能性更大一些,期债偏强的概率更大一些。

    2020年货币政策宽松的程度很可能较2019年更高。货币政策要“灵活适度”“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货币信贷、社会融资规模增长同经济发展相适应”,意味着2020年货币供应量增速仍应保持在8%以上,估计全年会在8%—8.6%的区间;社会融资规模则可能在2019年的基础上有进一步的提升,存量月同比增速可能较2019年重点上移,在11%附近。

    其外,MLF、逆回购、降准降息在2020年也都不会缺席,这既是货币政策更偏宽松的要求,也是降低融资成本的要求。预期2020年可能有结构性降准、全面降准共2—3次,每次0.5个百分点;降低MLF利率可能会有1—2次,每次幅度0.05个百分点。

    财政政策方面,2020年的财政政策很难再增加较多逆周期调节的力度。我们认为,财政赤字率可能不会调升,仍稳定在2019年的2.8%的水平;即使调升,突破3%的概率也是非常小的。减税降费方面,不应期望2020年出台规模更大的减税降费政策,甚至可能不会有新的减税降费政策。即使出台新的减税降费政策,预计减税幅度将小于5000亿元。地方债方面,考虑到政策力度虽然不会增加,但是政策上对基建的支持力度应不会降低多少,甚至有增加的可能,即财政政策总量难变但内部结构的侧重仍可调整。因此,2020年地方债新增规模可能至少与2019年持平,甚至超出。特别是新增专项债应该会超过2019年的水平,达到2.2万亿、甚至2.3万亿元。财政政策空间受限,有可能抑制经济好转预期,提高政策精准性和有效性,将注重对经济的推动效果,总体对期债影响中性。

    其他影响期债的因素还有国内通胀数据和中美关系。我们认为,通胀大概率在今年下半年见顶回落,加上央行引导通胀预期不扩散的态度和动作,通胀因素可能不会抑制期债走强。中美关系方面,第一阶段协议达成之后,中美关系复杂化还将长期存在,避险情绪易涨难跌。

    综上所述,在经济增速下行趋势较为明确的环境下,政策坚定不移地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若新的发展模式顺利形成,“稳速高质”的经济环境将有利于无风险利率和风险溢价同时下行,对债市有双重利好。宏观经济逆周期调节政策会继续发力,通胀暂时无需担忧。预计2020年债市总体偏强,在某个月度或季度经济数据超预期的阶段,有回调可能。

 

债市

【免责声明】此文章仅供读者作为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出于传递给读者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在两周内来电或来函与长江有色金属网联系。